和老炮鲥鱼归来之诗

张益华

华俄交界,
天明驰射,
犹记月初豪举?
旅美之期至矣,
独去约,江边渔夫。
驱车百里,
只为一竿之功,
占断哥伦烟云。
界河自属闲人,
又何必凭证赐予。

云千重,
水千重。
身在千重云水中,
月明收竿。
头未痛,
手未空。
得鱼犹使各自疯。
我欲投竿。
坝如虹,
声如钟。
一叶怪物河水中。
教称大鲵。
侧立河,
背对风。
鲥鱼参差数河东。
到时点数。
山歌唱歇,
汉堡咖啡为食。
以观大坝为逸其情,
乾坤纵其志:
一竿风云,
凭天凭地凭一切不平之功。
以中国为丝,
美国为钩,
钓天下无义之国。
人生贵极是闲人,
不追浮名浮利得自由。
勿患得失,
一钓竿。
我自随peter 渔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